岂安科技 经纬

最近的中芯国际有点热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8月5日,中芯国际港股发布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二季度营收13.4亿美元,利润4.05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43.2%和62.9%。

此前有消息称,中芯国际或将以40nm工艺为华为提供oled屏幕的驱动芯片。

目前的半导体市场,受相关制 裁影响,凡在生产流程中需使用美国的设备或技术的企业均不可为华为代工。

此次中芯国际为华为代工40nm芯片若属实,意味着国内半导体行业完成了一套完全自主的去美化生产线,且随着40nm被市场所接纳,也或将进一步推动主流的28nm芯片发展。

这一切,或许都离不开一个可以影响国内半导体行业的人——梁孟松,一个可以令内地规模最大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企业在一天内市值蒸发接近400亿的人。

01、内部问题

去年年底,一则“中芯国际联席CEO梁孟松辞职”的消息在诸多媒体平台流传。

据悉此事系因中芯国际在去年12月中旬召开临时董事会并发布官方公告,宣布委任蒋尚义为中芯国际董事会副董事长、第二类执行董事和战略委员会成员,或许是因此事导致梁孟松不满。

同日,中芯国际联席CEO梁孟松提交辞职信,引发舆论哗然,随后中芯国际股价出现异动,跌幅近10%,市值蒸发接近400亿。

梁孟松的辞职声明也被曝光在社交网络。

根据被曝光出的辞职声明可知,梁孟松表示自己在毫无所悉的情况下,蒋尚义被中芯国际委任公司副董事长,令其感到不再被尊重和信任,认为公司应该不再需要其为公司前景打拼奋斗,可以暂时安心的休息片刻。

或是受愈加发酵的舆情和股价变动等多方因素影响,中芯国际于次日发布公告,表示:“正积极与梁博士(即梁孟松)核实其真实辞任之意愿,任何关于上述事宜的进一步公告将适时作出。任何公司最高管理层人事变动,以公司发布公告为准。”

此后,中芯国际又在2020年12月31日发布公告,在“董事名单与其角色和职能”中可见,梁孟松仍担任中芯国际联席CEO,蒋尚义则担任副董事长。此后一段时间,中芯国际股价稍微有所回升。

这并不是中芯国际内部第一次出现类似问题。此前已有先例,诸多媒体还曾为中芯国际的员工,配以“一挖就走”标签。

“中芯国际在圈内被调侃是‘斯米克血汗工厂,工资待遇普遍较低,在行业里算是垫底的”。这是一位熟悉中芯国际的半导体投研从业者的原话。

此前曾有报道,中芯国际一线工程师的平均年薪15万左右,给知名实验室出来的博士年薪也不到30万,与行业“排头兵”的台积电等企业存在较大差距。

某半导体投研从业者表示,台湾相关专业毕业生入职台积电,起薪便可达到50万元左右的年薪,几年后,薪水+股票分红甚至可以达到200万。

国内方面,社交媒体上流传有一份各互联网大厂21届的校招薪酬情况汇总,可见各互联网大厂的“白菜价”都均在30万左右,其中最高的“白菜价”甚至达到45万。相比较之下,中芯国际的薪酬的确不高。

根据中芯国际曾发布的《2018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可知,2018年中芯国际人才流出率约22%,是行业的1.3倍,台积电的5倍左右。

2021年7月初,中芯国际核心技术人员、技术研发副总裁吴金刚也从中芯国际离职。

公开数据显示,吴金刚于2001年加入中芯国际,期间相继担任助理总监、总监、资深总监等职位,并于2014年开始担任技术研发副总裁一职,负责中芯国际FinFET先进工艺技术研发及管理工作。

针对吴金刚的离职,外界普遍归因于对待遇的不满。

根据中芯国际公告显示,吴金刚博士是中芯国际当时仅有的5名核心技术人员中,加入中芯国际最早,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位,却在当时的股权激励计划中,所获股票最少,甚至仅为另一核心技术人员的50%。

薪酬方面,根据中芯国际财报,吴金刚博士2020税前薪酬总额为214.1万,相较于其他4位核心技术人员631.8万、418.5万、425.4万以及拿到公司赠送住房的梁孟松的2881.1万的税前报酬,相差过大。

在薪酬较低的情况下,工作强度又大,作为“不能靠爱发电”的半导体行业,离职率高也就不难理解了。

中芯国际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于今年7月21日发布公告,向共计4944名员工以20元/股的价格授予6735.32万股限制性股票。

有媒体报道,通过此次中芯国际向麾下员工发放的奖励资金总数来看,中芯国际下了“血本”,预计需要用5年的时间,中芯国际才能消化掉此轮资金摊销。

对此,中芯国际表示,这次发放奖励的目的是为了健全公司的奖励机制,充分调动麾下员工的积极性,一定程度上能够起到吸引外来人才与留住核心技术人员的作用。

这似乎也是中芯国际最终成功留下梁孟松的主要原因之一。

据悉当时为留下梁孟松,中芯国际将梁孟松的薪酬从近40万美元提高至135万美元,并赠予其一套价值2000万的豪宅。

而梁孟松的留任,也为中芯国际近两年的技术进步,奠定了基础。

02、技术问题

中芯国际近几年的飞速发展,与以梁孟松为首的核心技术人员关系密切。

根据梁孟松的辞呈可知,其自从2017年11月起被任命为联合首席执行官,3年内带领中芯国际两千余名工程师,完成了从28nm到7nm共5个世代的技术开发,这是一般公司可能需要花费近10年才能达到的成果。

目前,中芯国际28nm,14nm,12nm及n+1等技术均已进入规模量产,7nm技术的开发也已经完成,5nm和3nm的8大项技术也已经有序展开。

作为台积电最早一批员工之一,梁孟松几乎全程参与了台积电所有与芯片制程相关的研发制造工作。21世纪初,三星用超高薪将其挖走,短短几年时间,三星的制程从14nm开始迅速追赶,一度领先台积电。

针对中芯国际与同行业的差距问题,梁孟松也于去年11月的电话会议中直言,中芯国际目前14nm量产良率已达业界量产水准,但距离世界一流企业,仍存在一定的差距。

这或许也是去年年底中芯国际在明知蒋梁两人疑似不和的前提下,仍邀请蒋加入中芯国际的核心问题,即想进一步提升中芯国际的技术水平。

此前,蒋梁二人均在台积电就职,当时蒋尚义担任开发副总一职,级别一度比梁孟松还高。且蒋尚义与ASML等企业关系相对较好,台积电时期许多先进光刻机设备皆由蒋尚义负责引进。

先进的光刻机设备将为半导体企业提供行业领先的芯片封装能力,可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由芯片制程问题所导致的性能缺陷。

当时中芯国际在引进蒋尚义时就表示,此举(引进蒋尚义)将有利于中芯国际引进先进的EUV光刻机,进而加速中芯国际进入5nm乃至3nm芯片时代。

但时至今日,中芯国际的EUV光刻机,仍未到货,这也引发了网友对“武汉弘芯”事件重现的担忧。

事实上,蒋尚义早在2016年底便曾加入中芯国际,担任第三类独立非执行董事,但在三年任期满后,中芯国际与蒋并没有续签合同,此后蒋尚义便去了去年因暴雷问题被网友唾弃的“武汉弘芯”项目担任高管。

自我国半导体行业受制 裁后,国内各地纷纷涌现了多个政企联合的集成电路项目。古人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国内集成电路行业大肆发展背后,是各地相关产业陆续被爆出问题的无奈现实,甚至出现停滞乃至烂尾。

其中最著名的便是蒋尚义就职的武汉弘芯。对此事,央视曾做过报道,标题为《武汉弘芯“陷”停工,千亿投资项目遭遇资金难题》。

当时的弘芯首席执行官,便是蒋尚义。虽然其在去年6月通过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称自己已于2020年6月提交辞呈,但在社交媒体上仍有人对此事表示抱怨与反感。

如今蒋尚义入职中芯国际已8月有余,但其所承诺的EUV光刻机至今仍未到货。

不过好消息是,目前的中芯国际,在芯片制造的非顶级领域,已有足够优秀的成绩。去年4月,中芯国际便为荣耀代工了麒麟710A芯片,该芯片使用14nm制程,一度实现了国产化零的突破。

但需要知悉,基于14nm制程研发的710a相较于台积电2两年前生产的基于12nm制程的710a,无论是还在制程还是性能上,均存在差距较大差距。

这还是在710芯片发布的2年后取得的成果,可见中芯国际想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仍有很长一路要走。

时至今日,中芯国际的技术水平在世界上,仍算不上顶级。

骁龙888基于5nm制程研发、麒麟9000也基于5nm,哪怕是几年前的苹果A12,也是基于7nm打造而成。以目前中芯国际的技术水平,这些订单其均无法完成。

芯片代工企业想要发展,进行相关的技术升级,拿下足够的订单是必须的。只有企业拿下足够的订单,才有产生足够的利润去发展技术,吸引人才,实现企业的良性循环。

03、上市后的未来

19天,45天,6000亿,350倍,这是当时中芯国际创下的记录。

去年7月,中芯国际回归A股登陆科创板,创下18天的历史最快过会记录,从提交上市申请到正式上市累计用时不过45天,上市首日市值突破6000亿,市盈率达到惊人的350倍。

那么,1年后的今天,中芯国际发展如何。

根据财报显示,中芯国际今年2季度营收13.44亿美元,同比增长43.2%,较今年一季度增长21.8%;毛利4.05亿美元,同比增长62.9%,较今年一季度增长61.9%。

很重要的原因,便是自2020年以来的全球缺芯问题,使产能相对丰富的代工企业顺理成章的成为时代获益者。

不仅如此,根据财报可知,中芯国际FinFET/28纳米的收入提升明显,是今年一季度的两倍多,同比增长60%左右。

一个细节值得注意,二季度中芯国际营收13.44亿美元,本公司拥有人的应占利润达到6.88亿美元,可以发现,中芯国际的利润率达到了惊人的50%左右。

而这6.88亿美元的利润中,仅中芯长电的股权便提供了2.3亿美元,其中还有部分因相关政策所获的免税福利,这便是利润率较高的核心原因。

除此之外,一些关于中芯国际上市后的未来发展层面问题也值得关注。

第一个问题来自财报。

在中芯国际今年一季度财报中,“以技术节点分类”中存在14/28纳米这一分类,占比约7%。而在二季度财报中,这一分类不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已提及的“FinFET/28纳米”这一分类。

针对此,有相关人士表示,这一变化说明了两件事。

其一,N+1工艺可能在财报中已被计入FinFET/28纳米这一项目分类;其二,中芯国际的14纳米工艺以及其他更为先进的制程工艺的实际表现可能并不理想,但并不想显示在财报中。

值得注意的是,中芯国际官网还将14nm归入“先进逻辑技术”,28nm等定义为“成熟逻辑技术”,但却在财报中将其混为一谈,这一行为是否前后矛盾。

第二个问题,便是未来发展的风险。

本文第二部分已提出,时至今日,中芯国际仍未收到由ASML所生产最新光刻机。

对于半导体行业,尤其是芯片企业,ASML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作为全球最先进的光刻机生产商,ASML是目前唯一一家可以生产用于制造7nm以下芯片的设备的企业。

世界著名的芯片代工企业台积电,便是凭借ASML股东的身份优先获取ASML最新的光刻机设备,这也是台积电成为全球顶尖的芯片代工企业的重要原因之一。

早在2018年,中芯国际就曾向ASML订购了一台价值1.2亿美元的EUV光刻机,按照协议,本应在2019年交付,2020年完成使用,但至今仍未“出库”。

当下中芯国际想要进一步发展7nm工艺乃至更为先进的5nm制程,先进光刻机是必须的。虽然蒋尚义加盟中芯国际,或将进一步推动EUV光刻机的交付,不过,ASML何时交付EUV光刻机仍是未知数。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近日ASML还官宣已研发出全新一代的EUV光刻机,相较于上一代效率提升约20%,并将全新一代的EUV光刻机优先供货给了英特尔而非台积电。这一结果值得玩味,且ASML还表示将于今年年底正式将公司搬入在美国的新办公大楼。

相关制 裁事件也是中芯国际所需要考虑的。

在中芯国际招股书都有这样的叙述。“2019年5月,美国商务部将若干中国公司列入‘实体名单’;2020年5月,美国商务部修订直接产品规则,据此修订后的规则,若干自美国进口的半导体设备与技术,在获得美国商务部行政许可之前,可能无法用于为若干客户的产品进行生产制造。”

未来美国若进一步加大制 裁力度,可能会导致中芯国际可进行生产的订单数量进一步下降。

最后便是来自海外市场的恶意竞争。

上世纪初,在国内没有相关可供芯片企业使用的EDA设计软件使用时,我国聚集了无数专家学者开发出了国产EDA软件,甚至拿下两项国际大奖,一度不再受国外的技术封锁限制。

然而,国产EDA软件前脚刚研制成功,海外企业后脚便立刻进入国内市场,凭借成熟稳定的软件和低价搅乱市场,成功地将国产EDA系统扼杀在摇篮中,这类事情还有很多,在此不多赘述。

可以预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中芯国际仍需在面对海外诸多强敌的“围攻下”缓慢发展,其发展的结果不论如何,都将为国内的半导体行业发展提供不可忽视的贡献,也希望国内半导体行业可以越来越好,打破海外的技术封锁。

来源:百略网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阅读更多内容狠戳这里分享到我来说几句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中芯国际的发展现状与未来发展机遇分析

相关推荐: 淄博兰新亭科技有限公司

作为当前市场上主要的显示设备之一,LED显示屏凭借其自身独特的优势,市场份额一直引领风骚。谈到显示屏或者显示器市场,就绕不开LED显示屏,无论是安防行业,还广告行业,或是影视传媒行业,都与LED显示屏紧密相关。LED显示屏的发展,先后经历了单基色LED显示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