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鹤步网络科技

财报见喜、齐聚A股、5G后劲爆发迈过“尴尬期”……这一周,资本动态和三大运营商牢牢绑定,成为ICT业最热的谈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上一次这样的现象,还是2017年8月中国联通启动混改,包括四大互联网巨头在内的780亿元涌入混改大盘时。

随着5G扬帆三年行动的开启,运营商在5G+行业上的前期试点开始转向深入合作,而资本市场也在高度关注运营商的下一步战略方向。

5G,云网融合,赋能行业数字化……不再是运营商年度战略愿景上的“诗和远方”,俨然已成为2021-2023年5G下半场的硬仗内核。

当各项营收、5G用户数、收入结构变化在三大运营商财报中一项项被披露后,ICT业尤其是产业链上的企业更为关注的是:

迈过5G尴尬期的运营商,下一步投资侧重点在哪里?面向需求繁多的行业市场准备了哪些“武 器”?如何在市场已经趋近饱和的现状下拉动营收,又在资本市场稳住步伐?

01财报的亮点与隐藏的暗礁

随着中国联通发布财报,三大运营商的2021年上半年业绩报告集体出炉,并被媒体以“横向评比纵向分析”的方式解读了数次。

一个业界共识是,2021年上半年大背景是5G投资力度大于市场回报且内外部环境挑战依然复杂的现实,而三家运营商顶着5G个人应用难见创新、行业应用难见效益的压力,在营收和利润均实现了增长且增幅较大。

用数据说话,三大电信运营商给市场交出了一份亮眼的半年成绩单:

中国移动营收4436亿元,同比增13.8%;股东应占利润591亿元,同比增6.0%。尽管中国移动一直坐稳运营商“老大”位置,收入和盈利向来是独自“领跑”,但不得不承认,这个“6%”是其“大象再难快跑”现实下,近十年来最好的半年盈利增幅。

中国电信营收2192亿元,同比增13.1%;净利润177亿元,同比增27.2%。利润同比增幅最大的中国电信,其政企市场和天翼云的增长受到业界高度关注:其上半年政企服务收入501亿元,同比增长了16.8%;天翼云收入140亿元,同比增长了109.3%。

中国联通营收1641.74亿,同比增长9.16%(移动主营业务收入达到821亿元,同比提升7.3%,增幅创2018年全年以来新高);利润总额112.41亿元,首次突破百亿大关(净利润40.33亿元,同比增20.61%,增速也高于2019年、2020年同期)。

三家运营商亮眼的半年报,有多大程度得益于5G的普及?还有哪些隐藏问题需要重视?

Strategy Analytics研究总监杨光在接受紫金山科技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三大运营商2021上半年的经营数据可以发现,5G的发展确实起到了提振移动业务ARPU的作用,三家运营商的移动业务ARPU均有相当幅度的上升。例如中国移动用户从4G迁移到5G后,其ARPU平均上升10%,可见运营商有望凭借5G扭转过去几年间ARPU一路下滑的势头。

“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三大运营商中除中国电信取得了超过5%的移动用户增长之外,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移动用户数量并未有显著变化。可见个人用户市场的增量空间确已非常有限,运营商需借5G的机会,真正推动经营模式的转型,一方面积极寻找新的增长空间,一方面充分挖掘存量价值。”

事实上,在政企数字化、云网融合业务上,运营商的投入也已在上半年有所回报。

杨光也提到,这半年,以IDC、IT服务、云计算等业务为代表的政企、产业数字化业务对运营商的业绩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已经成为运营商业绩增长的重要引擎,非常期待看到运营商能在政企数字化转型市场上取得进一步的发展。

“但5G能否为运营商的政企业务带来非常大的直接的增量,可能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我个人认为,5G的价值可能更多地体现在,以5G发展为契机和标志,凝聚社会数字化转型共识、加快数字化转型进度的方面。而运营商在这一过程中的价值不仅仅在于5G连接,而应成为一个综合的ICT服务提供商。”

02 5G下半场,等待运营商的是什么?

就在三巨头财报集体报喜之际,8月20日中国电信在A股涨停,8月23日在A股跌停,一个过山车般的曲线,也间接反映了电信市场趋于饱和的当下,资本市场对这三家ICT产业龙头的“后劲”尚存疑虑。

在中国电信发布财报后,已有财经类媒体分析称,芯片等“卡脖子”问题已开始让运营商在5G方面调节投资,随着中国电信在A股上市,运营商在芯片问题、5G投资问题上会有何新走向,不仅决定着产业链企业的走向,资本市场、行业企业也尤为关注。

对此,杨光称,芯片问题是影响上半年国内5G投资的一个因素,“但并不是最主要的那个因素”。

“新晋运营商的内部整合、网络共建合作模式的落地乃至相关频谱的清频进度,可能都是影响上半年5G部署进度的因素。随着700MHz和2.1GHz两个大项目的尘埃落定,以及5G扬帆计划的发布,下半年乃至到2023年的5G建设节奏已经明朗,预计国内运营商在未来一段时间还将维持较为积极的投资建设策略。”

1个月前,工信部、教育部、文旅部等十部门联合印发了《5G应用“扬帆”行动计划(2021-2023年)》,结合当前5G应用现状和未来趋势,该计划围绕标准体系构建、产业基础强化、信息消费升级、行业应用深化、社会民生服务、网络能力强基、应用生态融通、安全保障提升这8大方面,提出了“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高水平发展模式,并确立了3年内实现5G应用深度和广度双突破的5G发展目标。

对5G应用一向颇有真知灼见的中国工程院邬贺铨院士在近期的线上峰会中提到,5G应用还没有真正地在工业企业里面起到主流作用。

因为工业流程设计标准比较复杂,无论是IT企业还是制造企业,初期都试图回避工业领域标准碎片化、协议不开放的难题。“在大量的工业应用方面,5G还是可以基本满足需求的,但产品形态需要进一步适应行业具体变化,不能把现有公众网上的基站、核心网等产品直接套搬到行业企业中。”

而扬帆计划中突出了5G产品攻坚工程、增强5G基站行业适配能力、推动5G模组规模化商用、建设行业终端产品体系等一系列5G产业强化行动,也为2021-2023年5G商用进一步释放出利好信号。

在备受瞩目的5G扬帆三年行动计划发布后,齐聚A股的运营商能否真正深入行业应用,并借5G实现效益大翻身?

对这个问题,杨光称,从历史上看每一代新的移动通信技术都可以帮助运营商发掘新的增量市场、提升用户ARPU,从而提振运营商的经营业绩。但随着新技术渗透率的不断提升,其带来的增长也将逐渐放缓,逐渐进入生命周期中的平稳期,运营商则需要开始准备更新一代的技术部署。

而当前5G的发展势头可以说也基本符合这样的历史规律,但要真正达到“翻身”,则意味着运营商需要寻找到新的业务模式,打破这样的历史周期,实现真正的长期可持续增长。“从这个角度说,可能还是任重道远。”

那么,以运营商为龙头的5G产业链,如何真正渗透到垂直行业,在标准衔接、产品研发、需求对接方面真正解决5G 2B的痛点?

邬贺铨的建议是,产业链要趁着5G工业模组还不够的局面,积极开发新兴的5G工业网关,在工业模组里面实现IT和OT的融合,“最好能够走得更远一些”。

从更具体的角度,杨光称:“有很多角度可以着力,比如在标准化上,就需要5G企业抽象各个不同行业、不同场景的共性特征,形成扩大产业规模的有效手段。”

他也着重提到了“预集成”策略:垂直行业的解决方案往往涉及的方面多、集成难度大,集成复杂度与时间周期又是制约行业解决方案部署的一个重要因素,国内外电信运营商都有通过所谓“预集成”加快这一过程的案例。

“电信运营商可以发挥对产业链的影响力,汇聚产业链各环节的合作伙伴,进行必要的‘预集成’,从而加快5G2B业务和技术的发展。”

同时,杨光坦言:“我们必须得承认,5G 2B发展中必然会遇到各种问题和困难,而解决这些问题必然是需要时间、甚至反复试错的,所以产业链还是应该对5G 2B的发展保持战略耐心,尊重产业规律,循序渐进地推动其发展。”

“另外,运营商也必须注意到,数字化转型的市场空间广阔,但其中对5G存在刚需的场景终归有限,运营商也不应仅仅执着于5G相关的产品和服务,而需要全方位探索,尽早形成全面综合的ICT服务能力。”

近日,随着中国电信回归A股募集544亿元,中国移动也将回归A股募集560亿元,不少媒体乃至自媒体也对这1104亿元的投向予以了分析。

“通信网工小兵”分析,中国移动560亿会主要投到5G,而电信544亿将主要投向云网融合。

5G下半场,运营商究竟会向哪些方向发力?业界正在等一个答 案。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尽管已经跨过5G投资尴尬期,但迎接三巨头的,也不再是诗和远方,唯有硬战一场。

来源:紫金山科技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阅读更多内容狠戳这里分享到我来说几句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相关推荐: 广州光宝科技2015-9

作为当前市场上主要的显示设备之一,LED显示屏凭借其自身独特的优势,市场份额一直引领风骚。谈到显示屏或者显示器市场,就绕不开LED显示屏,无论是安防行业,还广告行业,或是影视传媒行业,都与LED显示屏紧密相关。LED显示屏的发展,先后经历了单基色LED显示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